销售
 
  • 彼岸之间
  •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5-8-20 0:30:11    浏览次数:
  • 作者:墨祭
      
      联系方式-QQ:1054527611Email:yingshi1020@sina.cn

      
      晓诺喜欢北商三年了。也只是在一个又一个夜里触摸着空气幻想是他的脸庞。晓诺不是个强势也不是个矫情的女生。她认为只要安静地看着喜欢的人,就好了。
      
      校园是个处处藏着流言蜚语的地方。流言蜚语可以使两个人很快分开,可以很快在一起。青春是暧昧的,没人知道到底谁喜欢谁,更没人知道,什么才是喜欢。唯独晓诺,她在一个夜里,彻夜不寐,她说爱是什么呢?她回答爱不一定是占有,远远观望彼此的爱难以支撑,却有清淡的牵动,彻底而舒心。喜欢北商,也是因为舒心吧。
      
      学校举办毕业晚会。北商参加了啊,程菲拉着他一起参加的。晓诺破天荒地报了名,破天荒地被选举,担任情感话剧女二号,彼岸。
      
      晓诺并不想像文艺片那样流着泪在毕业晚会上告诉北商我喜欢你,她只是想留下一些纪念,可以追忆的东西。也可以让北商稍微地记得她,尽管她微不足道。
      
      情感话剧的名字叫做《彼岸之间》。学校很难得通过了情感话剧这一节目,但学生的呼声过高,而且话剧社在这一节目上倾注的心血大家都有目共睹,所以勉强通过了。程菲饰演女一号木棉,北商饰演男主角木槿。
      
      毕业晚会前一晚,大家都在排演。排演到木棉和彼岸为了木槿而互相拉扯时,由于程菲推晓诺的动作过大,晓诺潜意识里为了使身体保持重心,随手一抓,却把程菲一起摔在了地上。程菲敏捷地站起来,还没等晓诺站稳就猛地给晓诺一巴掌,晓诺重新摔倒了地上。晓诺站起来什么也没说,突然甩手还给程菲一巴掌。晓诺望向北商,他嘴角抽搐了一下,厌恶地看着自己。 很好,就是这样,很好! 晓诺穿着笨重的剧服,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吃力地跑了出去。
      
      话剧社里。 你说,那晓诺是不是喜欢你?什么资本都没有还想吃天鹅肉,她以为她谁啊。 程菲一脸嫌恶地说着。
      
       别说了! 北商吼道。
      
      程菲瞪大了双眼,委屈的泪珠大颗大颗地溢出眼眶: 你 你竟然敢吼我?我爸妈都没有吼过我! 程菲是富家千金。
      
       那是你爸妈的事。我就吼你了,怎么着? 北商不屑地离开了话剧社。
      
      毕业晚会那一天,学校又流传着北商为了晓诺和程菲分开的小道消息。真相却只有晓诺、北商、程菲三人知道。
      
      晓诺还只是路人甲。北商和程菲还是情侣。昨天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北商和程菲生命中成千上万的天数里的一天而已。
      
      夜晚很快到了,黑夜一点点吞噬着天空。像泼墨渲染了流年,散开的轮廓鲜明地汇合成凌乱的黑夜。花开花落亦无声无息,就如我们的青春般,悄悄地开放,便也早早地凋谢。高兴的人,悲伤的人都有。高中毕业,是解脱,高兴。高中毕业,是分离,悲伤。
      
      但大家还是很快地配合了这一场毕业晚会,欢呼雀跃。
      
      舞台刚好架在教学楼的前方,左右边是楼梯。晓诺站在舞台下,交错的光影和皮肤的温度,月亮和星星的光辉,所有想挽留的一切,只是在这样一个一个,以为能无止境延伸的夜里。前方是未知的黑暗,看不到一点点的微光。斑驳陆离的痕迹,存在于曾经,存在于未来。那我就在黑暗里,看浑然一体的颜色。
      
       高三年级第八组得分91.76 下面有请高三年级第十组为我们带来情感话剧《彼岸之间》 轮到晓诺的节目开始了。
      
      彼岸徜徉着,看见了木槿。木槿靠着楼梯的栏杆,俯视一张张渐渐模糊的面容。彼岸着迷了,陷在了他不设防的美丽瞳孔里。
      
      彼岸深深地喜欢上了他。但是木槿是有木棉的。木棉和木槿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天造地设,几乎所有形容情侣无间的词语都可以用来形容她们。他们是那么甜蜜,木棉是那么优秀,优秀到彼岸相形见绌。就像程菲一样。她那么高贵,那么灿烂。与北商那么般配。
      
      晓诺颤颤巍巍地上演了着跟自己角色完全相符的人,果然是命运在捉弄人么。
      
      已经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发了疯似的跑上楼顶。是看见程菲和北商相拥热吻么。是听见台下的观众叫着让他们在一起么。
      
      北商发现晓诺不在的时候已经追了上来,还拿着两个话筒,自己的,晓诺落下的。风衬着北商微薄的衣衫,晓诺恍然觉得自己好可笑。 彼岸,你怎么了。 这是即兴的演出。北商悄悄把话筒递给晓诺。
      
      晓诺接过话筒: 啊,我没怎么,没怎么,只是有点热,想吹吹风。
      
      北商没有说话了,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气氛却不觉得奇怪,因为各自都有冥想的事情。
      
       那个 晓诺抬起头望向北商: 你,有喜欢过我么?
      
      北商不知道晓诺是在即兴演出还是她原本有的问题: 突然显得沉寂了。世界的重心好像只有晓诺和北商,舞台的灯光投射不到楼上,于是烟花骤然而起。黑夜里,那些支离破碎的繁华,分割成如夏花之殉烂的未来。隐约的憧憬,脑海浮现的模糊片段,随着烟火的骤变而消散。
      
       没有。 简单的回答,却需要极大的勇气。烟花响彻云霄。
      
      彼岸泪眼迷离地笑了。笑着笑着,她整个人翻越了齐腰的扶梯,像一片羽毛摇摇欲坠,从楼上跌落。旋转,跌落,到底是一段什么样的距离呢。
      
      彼岸的鲜血染红了舞台的地毯。仿佛一朵朵彼岸在黑夜里无声地开放。
      
      台下的学生,诧异地惊呼。学校领导,也手忙脚乱地打给医院以及叫人来收拾残局。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一幕,甚至连北商,他也不知道。他在楼上记忆犹新的是晓诺刚刚的气息,他不能忘记,他的紧张给他带来了致命的错误。何止是错过,是永远没有拥有过。他在刹那间明白了爱情,到底是什么。
      
      在这个夜里,那些支离破碎的繁华,分割成如彼岸之殉烂的未来。
      
      窗外烟花满天。
      
       妈妈,妈妈,爸爸怎么喜欢上你的啊? 好奇的孩子都会问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对于晓诺很难问答,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北商是怎么喜欢上她的,她所知道的是,毕业晚会自己从楼上跌落下来,及时抢救成功,北商也在那之后,就和程菲分手了,而后再没有了消息。可是等到大学毕业后,北商突然找到晓诺,要求晓诺跟他在一起。晓诺就真的和北商在一起了。
      
       妈妈不知道哦,彼岸,你去问爸爸。 彼岸是北商取的名字,北商取名字的时候说什么名字都不要,就要 彼岸 。晓诺面对着北商孩子气的倔强,笑着答应了。
      
      彼岸靠进北商怀里: 爸爸,爸爸,你为什么喜欢妈妈? 彼岸睁着大大圆圆的眼睛,眸子一闪一闪地问。
      
       彼岸啊,这种事情是说不清楚的。你只要记住,妈妈才是爸爸的爱情。 爱情蔓延到晓诺和北商的心尖,两个人情不自禁地微笑着,幸福洋溢。
      
      空中的烟花还在不断地绽放。而这般昙花一现的绚丽无人见证,像对岸胶质的烟花,无论如何欢笑,翻阅过后留不下一点声音,那些浩劫般的失落,留在我们永远的青春深处,一如默剧,无声无息。




     
分享到:
Baidu
本厂位于松花江江畔的北方著名旅游名城哈尔滨,并与美丽的太阳岛相彼临。我厂是集科研、开发生产、咨询、销售为一体的市工业局下属的集体企业。 从1988年建厂至今不断发展扩大企业规模。已成为全国最具实力,专业性最强的生产汽车刹车片胶粘剂和其它精细化工产品的厂家。工厂引进先进的生产设备,全自动化操作程序,大大减少了人力、物力、财力。并于1997年成为了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汽车行业分会、中国国际商会汽车行业商会会员。年生产能力达到千吨以上,成为同行业的首位。 我厂之所以在市场激烈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是在于拥有雄厚的科研技术队伍,从事精细化工行业40多年的博士导师亲临指导、试验,带领我厂专业科研技术人员不断研究开发新产品,并在国内市场上占领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本厂检测设备齐全,精密度高,准确率强,确保产品质量达到最好的使用性和更好的稳定性。质检人员对新产品进行检测最终达到了国家要求的各项指标。